• 在追忆中传承爱国精神 “重走两弹一星路”浙江启航 2018-01-30
  • 服务高质量发展 2018年税务部门要干这几件大事-时事中国-时政频道-中工网 2018-01-30
  • A股最大利空将消失 "改革牛"真要来了! 2018-01-30
  • 北京门头沟区政协委员建言美丽乡村建设 2018-01-30
  • 智能火爆 CES 2018 LG智能机器人搭载ThinQ平台 2018-01-30
  • 除夕火车票明起开售 多地热门车次票源紧张 2018-01-30
  • 松鹤楼双井店停业不退卡 律师:向消协投诉或诉讼 2018-01-30
  • 想“白捡”海归高级人才 必须要有创新土壤

    2015年05月14日来源:新浪作者:
    摘要:弗里德曼以“狂热的移民[微博]支持者”自居。他认为美国保持领先于中国的关键,就是要确保合法移民源源不断地流入本国,因为这些精力充沛、雄心勃勃的人才,与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结合在一起,就会产生“魔法效应”

    四平青年2 www.euc2c.com 弗里德曼以“狂热的移民[微博]支持者”自居。他认为美国保持领先于中国的关键,就是要确保合法移民源源不断地流入本国,因为这些精力充沛、雄心勃勃的人才,与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结合在一起,就会产生“魔法效应”。因此,他敦促美国改进移民政策,以便“在汲取智力精英的竞赛中总能保留第一轮的优先选择地位”。

    他说:“如果我现在有了一种新的创意,我就可以在中国台湾设计出方案,在中国大陆找到工厂制造模型,然后到越南批量生产,用Amazon网站订货……所有这一切都可以以极低的价格做到。只有一样东西不可能,也永远不会成为商品,那就是思想的火花?!彼慕崧凼?,只要保持大门打开,美国就能无往而不胜,这才是真正的“美国梦之队”。

    我由此想起自己在将近20年前的一篇文章中的话,那是针对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“美国衰落论”而发的。彼时,美国GDP在世界经济总量中的比例较战后最高水平有所下降,同时日本经济蓬勃发展,特别是出口旺盛,于是有了日本将取代美国之说。喊声最响的是美国人自己,还有知名东亚专家写出《日本第一》一书,风靡一时。

    本人当时颇不以为然,认为日本绝对不可能取代美国。这里只引用上世纪90年代初出版的拙著《战后美国外交史》中的一段话:

    “苏联解体后,美国在高科技人才方面有望发一笔意外之财。只要这种情况(人才流向美国)不改变,就说明美国的社会机制相对说来更能提供发挥创造力的条件。人才状况……预示着未来的竞争潜力,也从侧面反映了当前的相对实力,因为人才流动不可能强迫。一个对人才有如许容量和吸引力的国家,很难说已经走上了衰落之路?!?/p>

    这段话与弗里德曼的文章相隔近20年,寓意大致相同。当时,上世纪80年代的出国潮中,“文革”后第一批脱颖而出的大学生、青年学者争相赴美,我为之痛心疾首,认为各国(特别是中国)为美国付基础教育学费,美国“白捡”优秀人才。现在看来,尚未切中要害。

    如今最大的变化在于,在美获奖的华裔学生大约已是第二代移民,他们的父母不论什么职业,多半很重视子女教育。不过,在美国教育子女要适应美国的教育方法,与在中国适应围绕升学率的制度不同。写到这里,我碰巧从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则相似的报道:被誉为“高中诺贝尔奖”的“全美西门子科学竞赛”年度竞赛获奖名单中,逾半为华裔。

    该奖项与弗里德曼说的不是一件事,美国企业设的此类奖项不止一个,往往都是华裔学生领先。若承认“书香门第”有一定传承性,不知有没有人做过统计,有多少中国的书香之家、名门后裔,百年来为美国的智力资源作出多少贡献?当前,国内移民潮方兴未艾,从整体趋势看,高层次的科学、文化人才主要还是流向美国,较易在美立足。

    中国政府已经把吸引“海归”作为国策,近年来高等院校、企业和政府中的确有了不少“海归”。特别是近些年美国经济出现问题,就业率下降,也促使一些人,甚至包括美国公民,到中国求职。但这种现象被媒体夸大,因为一些人其实是由跨国公司或国际机构派到中国任职的。从总体上讲,在中国,人才的流动还是大大“出超”的,特别是精英人才。目前的小股“回流”能否持续,有待观察。

    吸引创新人才,关键在于能否提供“创新”的环境。中国被称为“世界工厂”,还处在为他人的创意打工的低端,离自己出思想、让别人打工还差得远。现在有些人以为财大气粗就行了,似乎什么都可以用钱堆出来,包括所谓“软实力”。然而如弗里德曼所说,思想是不能用钱买到的。高薪聘请“海归”是否意味着能够创新?依笔者浅见,除了要看聘请来的是不是真正的“人才”,还要看能否给他们有所作为的环境和条件。

    我觉得,国人寄希望于“海归”的,不必是立即有所发明创造,而应该是为改造环境和条件作贡献,使之适于创新和培养能迸发思想火花的人才?!昂9椤比缒茉谡夥矫孀鲂┦?,功莫大焉。怕的是正好相反——以适应本土条件为名,与种种陈规陋习合流,甚或为之唱赞歌。倘若如此,中国要在创新思想的竞争中扭转劣势,恐将难上加难。(作者资中筠)

    标签: